澳门新萄京官网

图片 1
合计实现保费收入1.1万亿元,上半年上市险企的净利也有望实现高增长
图片 1
天安财险上半年累计原保费收入78.59亿元),中国人寿8月22日晚间公布半年报

自打《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在3月21日公布之后,不到拟划转国有股权的10%

T+- (原标题:国资划转社保提速扩围 社保基金至少进账3万亿到5万亿元)
[摘要]
去年10月,国务院首亮国有资产“家底”。有业内人士按照10%的划转率推测,认为至少可以为社保基金带来3万亿—5万亿元的增量资金。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北京在社保可持续性问题引发热议时,国有资本“输血”社保基金改革按下加速键。7月1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全面推开将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和金融机构的10%国有股权,划转至社保基金会和地方相关承接主体。由于多种原因,国资划转社保进展缓慢。今年6月,审计署公布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已划转23户央企国有股权1132亿元充实社保基金,不到拟划转国有股权的10%;地方仅有4省份启动划转工作。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周丽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预计今年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将加速划转进度、扩大划转范围。如果全面划转到位,规模相当可观。去年10月,国务院首亮国有资产“家底”:截至2017年,国有企业(不含金融企业)资产总额183.5万亿元,国有金融企业资产总额241万亿元。有业内人士按照10%的划转率推测,认为至少可以为社保基金带来3万亿—5万亿元的增量资金。划转进度缓慢2018年3月,国资委宣布,中国联通、中国有色、中农发三家企业开展首批股权划转试点。去年11月,国资委又选择了中国华能等15家企业开展第二批划转工作。今年4月,国资委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在发布会上答时代周报记者问时表示,前两批18家企业一共划转国有资本750亿元。根据2018年度财务快报,划转部分目前已经增值到817亿元,增幅8.9%。财政部主管的金融央企也实施了划转。今年1月初,两家大型保险央企—太平集团和中国人保相继发布公告称,2018年12月26日接到控股股东财政部通知,要将财政部持有公司股权的10%一次性划转给社保基金会持有。7月15日,太平集团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在划转股权事宜上,集团已经完成国有产权的变更登记。”地方层面,安徽、新疆、云南、四川4省区已出台本省区国资划转社保方案。以安徽方案为例,安徽省国有资产运营有限公司为承接主体,市、县不再设立承接主体。同时,划转的国有股权收益将与社保基金省级统筹要求结合,调动市县积极性。根据国务院2017年11月确定的时间表,2017年选择3—5家国资委监管的央企、2家中央金融机构开展试点;2018年及以后,分批划转,尽快完成划转工作。总体来看,当前国资划转社保进展仍然缓慢。社保基金会前理事长楼继伟曾多次呼吁加快划转,他在3月全国两会期间曾表示,五六百家企业中,完成划转的才5家,还有10多家央企在走程序,总体来看,“速度太慢了,没有达到文件要求”。划转进展缓慢存在诸多原因。周丽莎分析,国资划转社保后,虽然不改变企业国有股权的属性和总量,而且社保基金会作为财务投资者,不干预企业日常生产经营管理,但社保基金会享有所划入国有股权的收益权和处置权,对国有企业来说,自身可分配利润减少了,“这或是改革进展缓慢的一大原因”。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些国有企业背负参与全球化竞争的重大任务,让其拿出红利,划转社保很艰难,“这并非它的主要价值所在”。而对运营成本较高、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来说,创造红利划转社保的能力又非常有限。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董克用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各地养老金收支不平衡,经济发达地区养老金结余多,本地的国有企业效益更好,但缺乏划转动力;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养老金缺口大,国有企业的效率相对低,划转社保的能力有限。筹谋20余年国资划转社保的思路始于20世纪90年代。1993年起,中国实行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体制,由现收现付制转向个人账户制。这项改革带来个人账户“空账”,已参加工作职工的过往养老金欠账。为弥补这一缺口,2001年6月,国务院决定,国有企业首次发行和增发股票时,按融资额的10%出售国有股,出售收入全部上缴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但实际操作中,因为减持的国有股以上市公司为主,股权变化对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投资者信心产生一定影响,改革一度搁浅。2009年,股权分置改革完成,相关改革再度重启,国有资本划转由“减持”调整为“转持”。根据国务院规定,按照首次公开发行时股份数量的10%,将部分国有股转由社保基金会持有。社保基金会可按照股权参与利润分配,在禁售期结束后,也可以出售所掌握的股权。但上述做法只局限在上市国有企业,涉及的资金规模并不大。社保基金会的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年末,国有股减持资金和转持股份累计2748亿元,其中,减持资金923亿元,转持股票1825亿元。2017年11月,国务院启动第三轮国有资本划转,将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金融机构纳入划转范围,划转比例统一为企业国有股权的10%,规模远大于前两轮。但仍有声音担心,国资划转社保后,社保基金会可能通过大量变现国有资本,用于弥补养老金缺口。财政部2017年解读文件时明确表示,不会也不允许出现大量变现国有资本的情况。一方面,国有资本收益主要来源于股权分红,由社保基金会等承接主体持有,可通过国有资本运作获取更多收益,不是简单变现。另一方面,社保基金会等承接主体要履行3年以上的禁售期义务,在期限内不会变现国有资本。重在未雨绸缪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养老金2035年或将耗尽结余,80后可能成为无养老金可领的第一代”。人社部有关司室负责人表示,这是对养老保险制度理解不到位,“中央已制定了一系列应对措施,完全能够保证养老金的长期按时足额发放”。尽管财政部、人社部多次给出定心丸,但各方担忧仍在。5月1日起,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统一降至16%,社保基金缺口进一步扩大。周丽莎分析,今年面对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多、经济下行压力的挑战,中央企业要完成净利润同比增长9%的年度目标并非易事。在此情况下,一些过剩产业、能源类的国有企业划转社保的效果可能会受影响。此前有分析认为,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能为降低社保费率打开空间。但董克用认为,国资划转给社保是为充实储备基金,“用于人口老龄化高峰时的补充和调解,重在未雨绸缪,跟降费没有直接关系。”“应对未来人口老龄化,解决养老金可持续性问题,最主要的是调整养老金的结构,提高运行效率。”杨燕绥分析,一方面,要建立和完善企业年金和个人养老金,与基本养老保险一起形成三大支柱;另一方面,要加快全国统筹,解决养老金各地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划转进展缓慢存在诸多原因。周丽莎分析,国资划转社保后,虽然不改变企业国有股权的属性和总量,而且社保基金会作为财务投资者,不干预企业日常生产经营管理,但社保基金会享有所划入国有股权的收益权和处置权,对国有企业来说,自身可分配利润减少了,“这或是改革进展缓慢的一大原因”。

然而,这一办法曾一度引起了市场动荡。

在此背景下,在此次发布的三定方案中,社保基金会的减持或转持国有股所获资金职能被调整为受国务院委托集中持有管理划转的中央企业国有股权,单独核算,接受考核和监督。

划转进度缓慢

“社保基金”和“社会保障基金”两个用词的变化,也引发一些猜想和争论:划拨部分国有资本到底是划向作为未来老龄化储备基金的全国社会保障基金还是各地用来现时发放养老金的养老保险基金。

为社保降费率打开空间

2017年11月,国务院启动第三轮国有资本划转,将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金融机构纳入划转范围,划转比例统一为企业国有股权的10%,规模远大于前两轮。但仍有声音担心,国资划转社保后,社保基金会可能通过大量变现国有资本,用于弥补养老金缺口。

地方已经有探索

除了职能方面的变化,社保基金会在自身定位与内设机构方面也存在不少亮点。

在社保可持续性问题引发热议时,国有资本“输血”社保基金改革按下加速键。

建立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留下了一个问题,那些过去没有参保缴费的退休职工如何来负担,他们给中国的社保基金留下了制度转轨的沉重成本。当时,政界学界就已经有了关于划拨国有资产补充社保基金的讨论,办法就是让国有股减持。

今年3月,已有5家中央、国有企业开展划转社保试点。根据安排,2018年以后,将分批划转其他符合条件的央企国有股权,尽快完成划转工作。

“应对未来人口老龄化,解决养老金可持续性问题,最主要的是调整养老金的结构,提高运行效率。”杨燕绥分析,一方面,要建立和完善企业年金和个人养老金,与基本养老保险一起形成三大支柱;另一方面,要加快全国统筹,解决养老金各地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郑春荣表示,未来划拨国资充实社保还要看如何来确定分红的机制。“如果国有企业将利润用于再投资,留在企业里。倘若这样,社保基金就收不到钱了。”

董登新认为,机构改革之后,将社保基金会从行政机关的领域剥离出来,将其定位为基金投资运营机构,是一种回归本源的做法。社保基金会将来的任务非常繁重,需要更加专业的人才。对未来养老金风险的预测、养老金缺口的预警将是它的核心竞争力和头号任务。董登新说道。

2018年3月,国资委宣布,中国联通、中国有色、中农发三家企业开展首批股权划转试点。去年11月,国资委又选择了中国华能等15家企业开展第二批划转工作。

泛员网(www.fanyuanwang.cn),秉承“直接服务员工,彻底解放HR”口号,为企业提供员工管理、全国社保、薪酬服务、员工福利等多种专项解决方案。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对记者表示,社保基金是养命钱,所以特别注重安全性。目前社保基金在对接资本市场的过程中,会做一些固定收益类的投资,或者委托基金公司等资产管理公司做投资,这些都涉及风险管控。现在增加一个常设性的风险管理部,是非常有必要的,有利于强化社保基金在投资过程中的风险管理。朱俊生说道。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周丽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预计今年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将加速划转进度、扩大划转范围。

“探索建立对划转国有股权的合理分红机制”,方案提出,社保基金会及各省(区、市)国有独资公司等承接主体持有的股权分红和运作收益,不纳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管理,由同级财政部门统筹考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支出需要和国有资本收益状况,适时实施收缴,专项用于弥补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缺口。

希文

7月1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全面推开将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和金融机构的10%国有股权,划转至社保基金会和地方相关承接主体。

与山东模式不同,上海市选择直接上调国有资本收入划转社会保障基金的比例。2016年1月,上海把市本级国有资本经营预算不低于当年预算收入19%的部分,约16.2亿元调入一般公共预算。在2017年公布的
《上海市2016年预算执行情况和2017年预算草案的报告》 中,
上海进一步将当年市本级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调入一般公共预算比例提高至22%,统筹用于补充增加本市社会保险基金。

2009年,国有资本划转由减持调整为转持,即按照首次公开发行时股份数量的10%,将部分国有股转由社保基金会持有。社保基金会可以按照股权参与利润分配,在禁售期结束后,也可以出售所掌握的股权。但上述做法只局限在上市国有企业,涉及的资金规模并不大。2017年11月,国务院启动第三轮国有资本划转,非上市国企也被纳入划转范围,规模远大于前两轮。其中,社保基金会是划转央企国有股权的承接主体。

国资划转社保基金全面推开 专家预计规模或达6万亿元

“划拨国有资产充实社保基金”的提法,这几年一直是个热点。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明确提出:要稳步推动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2015年9月《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又明确指出:“在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平台公司的同时,将实行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的政策。”

为了应对将来人口老龄化高峰时期社会保障的需要,2000年8月,国务院决定设立全国社保基金,同时设立全国社保基金会,负责管理运营。与社会保险基金不同,全国社保基金是储备基金,资金来源包括中央财政预算拨款、国有资本划转、基金投资收益等。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